truthtracker

温情与冰冷

三位作家的散文特点

冰心,那是女性的,儿童化的,热爱母亲和自然,文辞美丽。
郁达夫,有种忧郁的,自省的,乃至自虐的气质,无论散文和小说,如是一种“自传文”,或曰“自叙传”,他喜欢一段一段的,甚至有些散乱的(小说可为此牺牲好的结构和故事性)赤裸裸展示人物的内心独白,以此表达作者的思想。郁达夫旧体诗很有些功力,为文章添些傲人的“臭屁”(作者的自嘲)郁达夫的游记出名,怀人之作也很精湛。
鲁迅作文章,无论什么体裁,总是态度认真,平均用力,思考深刻,材料富赡,结构精良,不是随便想到一点就写。他的散杂文,长于写人,长于思辨,有卓越的想象力,感情饱满,技巧斐然,现出一种浓郁的“诗性”。他的学问不必以看书之多压倒一切人,但他学到的比一切人都有用,新旧学问都弄得高明,也比一切人敢说自己的话(而不怎么炫学,表现的多是一种暗功夫)因而各方面占到了一个领导地位。

一个成功人士要同时具备天赋、眼光、学养、精力、
恒心、勤奋这些条件是多么不容易,而自身条件之
外,还要有外界机遇、环境的帮助

“于是政府幻想了一个很美好的情景,就是保持房价高位不上涨,房价下跌维持在一定范围内,通过通胀和人民收入增长慢慢让房价泡沫减小,让消费能够支持房价。
问题是,房价不怎么下跌,就意味着房价上涨,房价只要有上涨预期,就注定会成为民众心中超越国债的第一投资保值品,就依然会被市场推高。

那是冉冉上升的希望,一个孤独者的圆满,生命的真诚与坚韧,一名女子敢于面对如此血腥残酷的历史令人敬佩

我爱你,如鲸向海,如鸟投林。不可避免,退无可退。

关于moonquakes

据说遥远的月亮每年都会发生1000多次月震, 月亮轻颤,地球上的人却浑然不知。就像当你站在我的面前,我的心也在crush,只是那些heartquakes你永远不会知道。

探索宇宙并不是什么无所谓的事,即使到现在为止,探索的道路还很迷茫。
但是,当你安全地生活在这个地球上的时候,你不知到有多少可能会袭击地球的小行星正在接近;
你不知道如何去改变它们的轨道;
不知道有星星正在死亡,有星星正在诞生;
你不在乎这是否是我们的未来;
不在乎下一个冰期是什么时候;
不在乎也许宇宙的某处还有另一个宜居的星球;
不在乎那道保护者我们的淡蓝色的线什么时候会消失。
就好像人类的存在是一件理所应当的事。

人类的进化和社会的进步都不会停止,活着和繁衍不是我们唯一的目标,更不是我们唯一的命运。

生命是有限的,宇宙是无限的。

如果以无限长的时间来度量人类的历史,我们是不存在的。

我只希望能以有限的生命,去探索无限的可能。

在所有人眼中都平凡又渺小的我们,却在彼此的眼中闪闪发亮

关于反对盲目逐利和资金外逃行为

在80年代日本经济黄金时代,日本成为世界第一大工业品出口国。为了应对不断失衡的国际收支与越来越激烈贸易摩擦,85年美日德法英在纽约广场饭店签了著名的“广场协议”以干预外汇市场。
85年后日元对美元汇率一路上涨,伴随着汇率提高、贸易顺差、高储蓄率,日本人在财富膨胀的效应下,进入了资本的狂欢:
炒楼、炒股、拜金、物价狂飙、一万美元一根的天价“牙签”,当然还有疯狂的海外并购,主要方向就是美国:
1986年日本海外资产就到了4300多亿美元,光在夏威夷房地产上就投了60亿美元以上。
洛克菲勒中心、环球影业、哥伦比亚影业、美国广播公司大厦……许许多多美国地标性建筑被日本人以天价买下。

据统计,1980年至1988年日本在美国的直接投资增长了10倍以上。日本人拥有2850亿美元的美国直接资产和证券资产;控制了超过3290亿美元美国银行业资产(占美国银行业资产的14%);控制了加利福里亚州银行业资产的25%以上以及其未清偿贷款的30%;在美国拥有的不动产超过欧洲共同体的总和;购买了30~40%的美国财政部债券;占有了纽约股票交易所日交易量的25%;美国市场上20%的半导体器件,30%以上的汽车,50%以上的机床以及绝大部分消费类电子产品和其他数十种商品和服务是日本提供的。
但是,由于过于乐观盲目投资、国际市场话语权缺乏、投资运营中的管理失败,使得大部分日本对外投资均以失败告终。比如仅三菱地产的洛克菲勒中心项目,由于纽约房地产的不景气以及日元升值,最终损失880亿日元。
而这大规模亏损的背后,提供巨额贷款的日本的银行系统承受了巨大的压力与损失。据后来美国、日本专业人士分析,泡沫时期日本对美国的不动产投资,损失率在一半以上,给日本经济造成了沉重打击。
类似的,比起在欧美的投资,中资机构非洲的项目无论是短期还是长期收益都乐观的多。

近些年,如同日本当年一样,国内某些机构与个人也把前些年人民币升值大趋势下的思维惯性用在了对美国、欧洲的投资方式上,利用发债、股票、银行贷款大肆投资海外(主要就是欧美)房地产、酒店、影城、体育俱乐部等非实体经济上,还有股票、债券、金融衍生品等等高风险领域。
不论是转移资产也好或者如日本那种膨胀的自信心也罢,背后被捆绑的还是中国的国民经济。
国际经济运转的背后,政治的力量才真正具有决定性作用。当年日本人在狂欢的时候,美国人惊呼的同时也在冷冷的看着。今天美联储一个决定就能左右全球经济晴雨、白宫高举“美国优先”大旗,如果中国还将改革开放几十年的财富盲目地置于美国人的规则下,到时候只有束手待毙的命运。

如今面临庞大的外汇储备、国内资本泛滥双重压力,与其承受美元波动的风险或者盲目参与到自身不熟悉的经济游戏中,不如投入其他发展中国家建设中去,利用外汇储备、制造业以及基础建设产能的优势聚集资源形成以自己为中心、以实体经济为主体的新国际经济体系,才能真正不受制于人美国主导的政治经济体系。这也是一带一路、亚投行的战略经济上的立意所在。

一个文明需要艺术家来记录,需要工人与农民来建设,需要战士来守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