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uthtracker

温情与冰冷

底层的逆袭,逆袭的不仅是物质,还有精神,逆袭物质不易,逆袭精神更难,由此看来,某些人的成功,是片面的,他们都是迷失者,虽然他们都发现了金矿。

理想主义与享乐主义包括实用主义的碰撞,严肃文学是不是死掉了,如何平衡“精致文化”与“大众文化”。

我们国家的一代诗人、作家,他们经过了六十年代的混乱,七十年代的反思,八十年代的开放,作品围绕着“人性”“理想”“国家”进行创作,在这样巨大变幻的时代背景之下,作品的深度与广度都是近代诗中最具代表性的和开创性的。他们的作品也与时代紧密相连,但同样具备“精致文化”的特性,与“大众文化”界限分明。
现在,这个圈子被打破掉了,被商品经济一刀切断,“精致文化”与“大众文化”的界限消弭了。文化变成了商品,文学创作变成了市场需求,被大众消费。这意味着,对于一部分创作者来说,深刻与思考不再重要,迎合时代迎合大众口味才是主题,他们不再具有批判时代的职责。再把范围往外扩大一些,有人问,“烂片为什么这么多”。归根结底还是文化作品商品化。迎合大众意味着门槛的降低,只要是艺术创作,就有它的美学法则,一旦脱离法则,烂片就诞生了。既然是烂片,为什么还那么受欢迎?因为对于不同人群,它的意味是不相同的。一部分人把电影当作艺术品来欣赏,观看的基础是一定程度的审美水平;大部分人只是娱乐、消遣,观看过程是情绪主导的。有人喜欢看,愿意付钱,就得有人拍,专业的看不上,门槛就会降低,不专业的就来做,烂片就诞生了。问题是,烂片只是对于一小部分人而言,而大部分人只是在消费商品不是艺术。
作为圈子中的代表人物,一些优秀的作家、导演他们是站在自己的圈子里观看、批评这个现象。并且对于圈子有一定的积极意义,也会纠正部分乱象,引发社会思考,哪怕是部分的,这就是知识分子的社会担当。从另一个角度看,也许他们更希望的是当红作家以他们现有的公众影响去做一些严肃文学;文化变成商品的时代,不是每一个文人都具备这样的影响力。
同样,“精致文化”可能会引起一些人的不适应,觉得“精致文化”就是秀优越。包括我们在学校接受的高等教育,也是“精致文化”。范围广泛,看似好像已经不成精致了?真的广泛吗?
有人提出过5%与95%理论:这个社会只有5%的人学习主动学习知识了解不同文化,剩余的95%就是在活着,就是在生活。5%,就是“精致文化”群体,包括接受高等教育的大学生,诗人、电影人、音乐家、画家……。现在这5%,还在继续减小,一部分人跳入95%,还有一部分人“丧”了起来。这种“丧”所代表的青年亚文化,正是5%的焦虑,面对着技术革新所带来信息、商品社会冲击,迷茫也好、颓丧也好,本质就是一种虚张声势,消极对抗。技术带来的信息便利,让95%的有了发声渠道,贴吧、知乎、微博、直播网站、短视频APP所代表的网络社会得以兴起。网络让5%与95%有了前所未有的直接接触。随着技术发展、社会经济进步,这种冲突会愈来愈严重。毕竟真正经过时间积淀,传承下去的是“精致文化”,是艺术,是教育,以及代表当代价值观的“大众文化”的精华。缩小到作家如何去以自己的公众作家身份去对社会造成影响;缩小到一个导演怎样去做出雅俗共赏的作品,而不是一味地弯腰妥协,或者不管不顾。
未来5%怎样与95%平衡,5%如何去影响95%而不是固守愈来愈小的“精致文化”,这才是值得我们思考的,去讨论的东西。

你要做一个不动声色的大人了。不准情绪化,不准偷偷想念,不准回头看。去过自己另外的生活。你要听话,不是所有鱼都会生活在同一片海里。我一直以为人是慢慢变老的,其实不是,人是一瞬间变老的。

最近没有特别想维持的关系,没有特别想努力的动力,也没有特别想得到的东西,一切都很平淡,走近的人不抗拒,离开的人不挽留,吃点亏也懒得计较。
不求被他人理解,被理解类似于自我卖 淫。

关于教育

(一)
平均学生和特殊学生在教育方面,两者当然都要注重。但在一个急速发展的国家,像中国,对平均学生的训练比在一个已发达的国家,像美国,更为重要:在中国,最需要的是大多数大学生能够成才,能够为社会做出贡献。在美国,一个已发展的国家,最需要的是十分杰出的年轻人,能够通过新的途径创造知识与财富。
美国的教育哲学对于年轻人采取的是放任政策。讲得不好,是让他们随波逐流。这种教育哲学的好处是给有特殊天资才干的人以极大的创新空间,可是这个教育哲学有一个阴暗面,是很多人不注意的,就是美国的教育哲学浪费了许多人才,造成了许多悲剧。

(二)
关于研究与研究生教育,中国大学确实比先进国家的大学落后。这是全国都十分关注的问题
关于这个问题,许多学者认为国内科技研究成果之所以仍然跟不上先进国家,其中极重要的原因是经费不足。但实则更重要的原因,是国家拨出的经费流向何处。

关于佛陀的慈悲观

佛陀教法的悲心根源,在于眼见众生因无明而生死轮转,不知苦,不知苦集,不知苦灭,不知苦灭之道,因而愁悲苦忧绝望不能止息了无出期;
佛陀教法的慈心体现,在于对有那些意向离苦的众生分享四圣谛,使无明无余灭尽,最终得以从无尽的苦中究竟解脱。
所以佛陀教法的慈悲观,是建立在能否让苦无余灭尽的基础上的。人活着,并不是佛陀教法的终极价值观——从轮回的角度看,有情都是一直活着的;不苦,才是正确的价值观

关于技术型企业

中国过去技术型企业比较稀少的主要原因是,过去中国市场更适合贸易/生产型企业的发展,过去中国的人才与技术积累也难以支撑技术型企业的商业模式。而这一切,正在迅速改变。
新一代企业家在崛起。他们在新的技术和人才环境下成长起来,懂得如何构建研发团队,在技术上也具有全球视野。所以近些年来,中国的技术型企业,尤其是技术型创业公司越来越多。在比如机器人、AI等新兴领域,这些新兴的技术型企业并不亚于其欧美竞争对手。这些新兴技术企业站稳脚跟之后,必然会鼓励更多新一代中国企业家往技术型企业方向发展。
同时,由于信息流通越来越通畅,市场环境的改善,以及管理、金融等知识的普及,做一个单纯的贸易型和生产型企业的门坎越来越低,同质竞争越来越剧烈。不重视技术,也是越来越难了。这也在驱赶企业家向技术型转变。
谷歌也好,微软也好,不是平坦草原上突兀地长出来的一棵树,而是群山之中最高的那座山峰。

英国式殖 民统治

带有典型的资 本 主义色彩,其出发点是盘剥 利 润,而非夺 取 领 土,故无兴趣对殖 民 地的社 会结构进行彻底改造。

它所代表的是一种僵化的体制,这导致僵化的思维,并形成相互作用的恶性循环。

那时的英国本土虽然号称繁荣,但实际上贫富差距非常大。而“日不落帝国”后来之所以会衰落,很大的原因就是它一成不变,固步自封,失去了“拓荒精神”。

关于这次的疫 苗事件

利,害了我的国住房,医疗,教育成为了老百姓背负的新三座大山。。。
还有,站集体诉讼

关于晚清

只有认识清代历史,才能明白新秩序诞生之艰辛,从而有助于理解中国向现代社会调整时的艰难脚步。
————摘自《中国近代史》徐中约

马克思曾说过,一个制度在灭亡之前必将把自身的所能适应生产力发挥到极致,清朝作为最后一个封建王朝,几乎避开了之前各个王朝灭亡的弱点,且彻底真正意义上完成了现代中国版图的大一统。但致命的是,他千算万算,却没有算到自己正处于一个人类历史上第一个全球大变革时代
清王朝最被人诟病的就是近代以来,面对西方冲击,反应上的迟钝,变革上的顽固,导致中国百年以来屈辱与苦难的历史记忆
他给我们的历史教训是:对时代的挑战所作出的建设性和创造性回应的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