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uthtracker

温情与冰冷

理想主义与享乐主义包括实用主义的碰撞,严肃文学是不是死掉了,如何平衡“精致文化”与“大众文化”。

我们国家的一代诗人、作家,他们经过了六十年代的混乱,七十年代的反思,八十年代的开放,作品围绕着“人性”“理想”“国家”进行创作,在这样巨大变幻的时代背景之下,作品的深度与广度都是近代诗中最具代表性的和开创性的。他们的作品也与时代紧密相连,但同样具备“精致文化”的特性,与“大众文化”界限分明。
现在,这个圈子被打破掉了,被商品经济一刀切断,“精致文化”与“大众文化”的界限消弭了。文化变成了商品,文学创作变成了市场需求,被大众消费。这意味着,对于一部分创作者来说,深刻与思考不再重要,迎合时代迎合大众口味才是主题,他们不再具有批判时代的职责。再把范围往外扩大一些,有人问,“烂片为什么这么多”。归根结底还是文化作品商品化。迎合大众意味着门槛的降低,只要是艺术创作,就有它的美学法则,一旦脱离法则,烂片就诞生了。既然是烂片,为什么还那么受欢迎?因为对于不同人群,它的意味是不相同的。一部分人把电影当作艺术品来欣赏,观看的基础是一定程度的审美水平;大部分人只是娱乐、消遣,观看过程是情绪主导的。有人喜欢看,愿意付钱,就得有人拍,专业的看不上,门槛就会降低,不专业的就来做,烂片就诞生了。问题是,烂片只是对于一小部分人而言,而大部分人只是在消费商品不是艺术。
作为圈子中的代表人物,一些优秀的作家、导演他们是站在自己的圈子里观看、批评这个现象。并且对于圈子有一定的积极意义,也会纠正部分乱象,引发社会思考,哪怕是部分的,这就是知识分子的社会担当。从另一个角度看,也许他们更希望的是当红作家以他们现有的公众影响去做一些严肃文学;文化变成商品的时代,不是每一个文人都具备这样的影响力。
同样,“精致文化”可能会引起一些人的不适应,觉得“精致文化”就是秀优越。包括我们在学校接受的高等教育,也是“精致文化”。范围广泛,看似好像已经不成精致了?真的广泛吗?
有人提出过5%与95%理论:这个社会只有5%的人学习主动学习知识了解不同文化,剩余的95%就是在活着,就是在生活。5%,就是“精致文化”群体,包括接受高等教育的大学生,诗人、电影人、音乐家、画家……。现在这5%,还在继续减小,一部分人跳入95%,还有一部分人“丧”了起来。这种“丧”所代表的青年亚文化,正是5%的焦虑,面对着技术革新所带来信息、商品社会冲击,迷茫也好、颓丧也好,本质就是一种虚张声势,消极对抗。技术带来的信息便利,让95%的有了发声渠道,贴吧、知乎、微博、直播网站、短视频APP所代表的网络社会得以兴起。网络让5%与95%有了前所未有的直接接触。随着技术发展、社会经济进步,这种冲突会愈来愈严重。毕竟真正经过时间积淀,传承下去的是“精致文化”,是艺术,是教育,以及代表当代价值观的“大众文化”的精华。缩小到作家如何去以自己的公众作家身份去对社会造成影响;缩小到一个导演怎样去做出雅俗共赏的作品,而不是一味地弯腰妥协,或者不管不顾。
未来5%怎样与95%平衡,5%如何去影响95%而不是固守愈来愈小的“精致文化”,这才是值得我们思考的,去讨论的东西。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