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uthtracker

温情与冰冷

关于反对盲目逐利和资金外逃行为

在80年代日本经济黄金时代,日本成为世界第一大工业品出口国。为了应对不断失衡的国际收支与越来越激烈贸易摩擦,85年美日德法英在纽约广场饭店签了著名的“广场协议”以干预外汇市场。
85年后日元对美元汇率一路上涨,伴随着汇率提高、贸易顺差、高储蓄率,日本人在财富膨胀的效应下,进入了资本的狂欢:
炒楼、炒股、拜金、物价狂飙、一万美元一根的天价“牙签”,当然还有疯狂的海外并购,主要方向就是美国:
1986年日本海外资产就到了4300多亿美元,光在夏威夷房地产上就投了60亿美元以上。
洛克菲勒中心、环球影业、哥伦比亚影业、美国广播公司大厦……许许多多美国地标性建筑被日本人以天价买下。

据统计,1980年至1988年日本在美国的直接投资增长了10倍以上。日本人拥有2850亿美元的美国直接资产和证券资产;控制了超过3290亿美元美国银行业资产(占美国银行业资产的14%);控制了加利福里亚州银行业资产的25%以上以及其未清偿贷款的30%;在美国拥有的不动产超过欧洲共同体的总和;购买了30~40%的美国财政部债券;占有了纽约股票交易所日交易量的25%;美国市场上20%的半导体器件,30%以上的汽车,50%以上的机床以及绝大部分消费类电子产品和其他数十种商品和服务是日本提供的。
但是,由于过于乐观盲目投资、国际市场话语权缺乏、投资运营中的管理失败,使得大部分日本对外投资均以失败告终。比如仅三菱地产的洛克菲勒中心项目,由于纽约房地产的不景气以及日元升值,最终损失880亿日元。
而这大规模亏损的背后,提供巨额贷款的日本的银行系统承受了巨大的压力与损失。据后来美国、日本专业人士分析,泡沫时期日本对美国的不动产投资,损失率在一半以上,给日本经济造成了沉重打击。
类似的,比起在欧美的投资,中资机构非洲的项目无论是短期还是长期收益都乐观的多。

近些年,如同日本当年一样,国内某些机构与个人也把前些年人民币升值大趋势下的思维惯性用在了对美国、欧洲的投资方式上,利用发债、股票、银行贷款大肆投资海外(主要就是欧美)房地产、酒店、影城、体育俱乐部等非实体经济上,还有股票、债券、金融衍生品等等高风险领域。
不论是转移资产也好或者如日本那种膨胀的自信心也罢,背后被捆绑的还是中国的国民经济。
国际经济运转的背后,政治的力量才真正具有决定性作用。当年日本人在狂欢的时候,美国人惊呼的同时也在冷冷的看着。今天美联储一个决定就能左右全球经济晴雨、白宫高举“美国优先”大旗,如果中国还将改革开放几十年的财富盲目地置于美国人的规则下,到时候只有束手待毙的命运。

如今面临庞大的外汇储备、国内资本泛滥双重压力,与其承受美元波动的风险或者盲目参与到自身不熟悉的经济游戏中,不如投入其他发展中国家建设中去,利用外汇储备、制造业以及基础建设产能的优势聚集资源形成以自己为中心、以实体经济为主体的新国际经济体系,才能真正不受制于人美国主导的政治经济体系。这也是一带一路、亚投行的战略经济上的立意所在。

评论